庚再一

我一直尝试保持清醒。
在你面前,一直这样奋不顾身的努力着。
尽力看清每一个转折点,什么时候应该留下空白保持距离,什么时候应该靠近。
什么时候应该快刀斩乱麻的结束这一切。 
可是,可是。
在十点差三分的时候。
我开始想你。

1
深夜眼前投掷着的空白的对话框,深深浅浅的散发着须臾光亮。
残余的几条历史记录在我眼睛里燃烧殆尽。
脑子转来转去的几个话题都显得突兀。
突然想起上次见面你嘴角停留着的几分笑意。
被我捂在心口直至今日仍微微发热。
与此同时又深深憎恶着你永远保持不远又不近的距离,连弯起的嘴角都是恰到好处的弧度。
我深爱着你的得体,与此同时又憎恨着。
憎恨你对我的一视同仁。
把我所有的遐想飘飘然都扼杀在摇篮里。
真是令人心生疲惫。

再三犹豫终是引起了我的反感。
不光是关于你的,还有关于我的,我对你的态度,我对你的沉迷。
关掉你的对话框,把别人的对话框删除个干净只留下你的,望着那个该死的两天前的日期嘴角发酸。
于是狠了狠心也删掉你的。
终于空白,完完全全,崭新的空白。
我点开小说,心烦意乱的看了几页,便关上,犹豫再三又点开了那个特殊分组。
“在干嘛。”

2
喜欢一个人的理由有很多。可能只是因为他那天穿的白衬衫很合眼。也有可能只是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所以心生欢喜。
可是你呢?关于你的理由呢?
浅薄的令人发笑。
只是贪恋你一时孩童般天真灿烂的笑容。
我总是能在人群中一眼注意到你,嘈杂的班级中混乱的思维中闯入你的声音。或远或近。
我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你身上最诱人的部分。
这大概是我的特异功能吧。
罪恶的暗恋岁月。
暗恋二字,说来好听,似乎弥漫着青春独特的青涩纯净气息。
其实只是因为懦弱。
懦弱到我只敢缩在你身边最边缘的角落,倾听你的心事,忍住心碎。
懦弱到成为陪衬。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不够好,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或者怎样。
我总是能找出无数个我配不上你的理由,似乎只有足够完美的人才能配你。
所以我的被忽视成为了情理之中和理所当然。
我总是忍不住想,要是我没有遇见你。
要是我没有遇见你,而是随便别的什么人。
青春期性意识萌发随便对别的人心动,他们或许会拒绝我的心意,或许会接受。
而不是像你,独独你。

3
想起有次傍晚约你出来散步。
暮色四合,街道上的灯光昏黄,萦绕在我们周围。
我把手放在嘴边轻轻呵气。侧过脸偷偷看你。
你望着前方,是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只觉得安心。
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用说,就是安心的。
即使我们的心并不在一起。

4
喜欢你的时候,在你面前总归是紧张的。
想请你吃东西,虽然知道作为朋友是顺理成章的事,但还是犹豫不决直到自己花完了所有的钱。
每当你主动找我讲话,我便紧张的生涩回应,直到你觉得我无趣离去。
我真的是一个无趣的人吗,我不清楚。
但在你面前,除了这个形容词我自己都找不到别的来形容。
我想我并不是多么深情的人。
看到帅哥会犯花痴,听到有人对我说甜言蜜语便会动心。
但我对你的喜欢,像团火一样,闷在我的胸口,真实的,炙热的。
伴随着无尽的幻觉和对未来的美好幻想。
深夜独自想起总会忍不住傻笑,笑完又徒生凄凉。
我总是奋不顾身的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又一个如残影般的幻象。
我甚至不敢去真的招惹你,因为我害怕被拒绝,害怕幻觉被击碎,害怕仅有的虚假幸福也不能残存于世。
或许我只是喜欢和你聊天的感觉,只是清醒的时候却又不得不懂我们一直在各自世界里自我感动。
在面对关于你的事时,我总是被分裂成两个我。
一个我分析利害,冷静计算这段感情我的投入量和获得量,在别的事和你间选择别的事,抓住契机就打算舍弃放手。
而另一个我,冲动,热情,过分饥渴。想把世上所有的好都拿来献给你,想无限的靠近你靠近你,即使你甩开我也要抱住你永不分离。
我清楚你的本性,你的自私,投射,自卑。
诸如此类,一直都很清楚。
却还是渴望着你。
想把清晨带着露水芬芳的花朵摘下来送给你。想为你编一首曲子,暗藏我的全部爱意。
想一直陪着你,又清楚自己做不到,所以希望你能坚强。
我的爱是自私,狭隘,充满独占欲的。
我永远,永远希望,你只属于我,让我可以把你藏起来,因为你太好了,我不想把你分出去。
我用这样的爱来爱你,却同时希望,你能看到真实的我,即使不堪,即使脆弱,也依然爱我。
我渴望被爱。



在专注看着书的我,突然听到了开门声。
我推门走出去,是他。
他拿着钥匙,低着头换鞋,并没有看我,更提不上什么打招呼。
忽然就想起以前每次他回家的时候,总是对我挥挥手笑着说我回来了。有时候甚至会给我一个大力的拥抱。
而现在,沉默无声的盘踞在我们之间的空气。
几天不见,他邋遢了许多,身上带了些酒味烟味,眼睛里有血丝。
我细致的凝视着他,用目光一遍又一遍的抚摸他的轮廓,直到他终于躲避不了望向我。
“这几天……你住在哪的?”
“……朋友家。”他挠了挠后脑勺,又一次别开目光。
再一次意味不明的僵持。
最后还是我先开的头。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我倚靠着墙壁,有些颓然。
从他那晚没有回来,我从焦虑渐渐到崩溃,到电话给朋友哭诉,被朋友反复安慰,终于平静下来,却开始了意味不明的等待。
我在等待他回来。
回到这个家。
我们的家。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学会面对,学会负起责任,学会走到我面前告诉我他忍受不了我了。
我知道他懦弱,可我是那样的依赖他的懦弱。
又是那样的痛恨。
而现在,我站在这里,用眼神去触碰我挚爱的恋人,以沉默为武器进行拉锯。
每次都是我输,这次也不外如是。
他没有回答我,准确来说,他忽视了我,大步走向厕所,关上了厕所门,留我一个人在客厅。
像一个战败的将军,在只剩下自己的战场上说不出话来。
上一次的争吵还残存在我的脑海里,我们都是那样的激动,用语言化成最锋利的武器,疯狂的往对方身上投掷。
我即使爱他,也不愿认输。
惨白的灯光打在我们的脸上,他像个野兽,形象丑陋。我知道我也好不到哪去,散乱的头发,狰狞的五官。
以最后他负气推门离开为终,只留我一个人,就像这次,也是一样。
每次都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像头困兽。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离开,如果我也离开了,那么这个家就彻底散了。
我们本就只是普通的情侣,没有结婚证作为捆绑。
可是我不想他离开,即使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了,和对方在一起的生活也渐渐度日如年。
乏味,大段大段的空白。
可是我还是不舍得,不舍得放过他。
不舍得这个家当着我的面分崩离析。
我怎么忍心。
我还记得刚刚搬进这个家时,我有多高兴,想到要和他一起建造一个家,想到要和他在一起可以朝夕相对,想到可以和他在一起,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那时候他望着我,眼里有星辰。
我怎么舍得,舍得他温暖的拥抱,舍得他冬天里温热的手心,舍得放下那份要一直在一起的执念。
可是我们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走到了我们都处理不了,除了分手几乎没有别的选择的这一步。
尽管我是那样那样的不舍。
他终于从厕所里出来了,像是没想到我还站在这里,眉目间闪过一丝诧异。
“我有话要说。”我看着他,我想,还是,试着挽留,“我们需要谈谈。”
他瞬间有些不耐烦,没说话,侧过身绕开我,坐到了沙发上。
“周辰东!”我固执的凝视着他。
他终于有些松动,皱着眉头跟我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他没有再说话,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没有再看我。
我望着他冷漠的侧脸,忽然觉得这个人好陌生。
真的好陌生。似乎我从来就没有真的认识过他。
不过,已经够了。
我不是那种在已经破裂的关系面前会选择自欺欺人制造假象的人。
我的确不舍,不过也很决然。
我了解我自己。对腐臭了的关系,即使我内心再留恋,当我发现再多做补救也没有意义的时候会舍弃。
就像现在。即使他于我,就像自己的左膀右臂那样不可舍弃。
可是再强行做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
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了。
我回房间拿出行李箱收拾衣物,发微信让朋友帮我找空房。
最后当我拖着行李箱走到他面前,他还在看那本杂志,专注的样子。
头都不抬的问我晚饭做好了没。
我看着他,最后一次,深深地注视着他。
从额头,再到眼睛,鼻梁,嘴唇,下巴,挺直的背,修长的腿。
再三流连。就像我初遇他时那样的饱含深情的目光。
我最后一次看着他。看着我的恋人。
最后轻轻的叹了口气。压下心里翻滚喷涌的苦涩。
毅然转身推开门离开。
在公交车上却哭的泪眼模糊。
我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在那次争吵后还坐在家里等他。
或许我是希望,事情能有转机吧。
希望他可以回来,面对我,陪同我一起面对问题,支撑这个家。
而不是粉饰太平。
我不想要那样的家庭,也不想要那样的他。
可,泪水还是一滴一滴,止不住。

不知道在恐惧什么又觉得毫无意义
一切都
毫无意义
被彻底否定掉的自我
苟延残喘的自我
类似于无病呻吟的自我
一切都 找不到切入点
僵硬 冰凉 临近死亡
对无限逃避的渐渐失望
像颈间慢慢拉紧的粗壮的绳子
接近窒息的压迫感
不可抗力
还是不该看那么多小说吧

有时候想着干脆死掉好了
然后会觉得这种想法又残忍又哗众取宠
可是这样的生活究竟和死掉有什么区别
慢性自杀
感受刀一点一点落下来却又无力逃脱的惊恐
沉迷于别人的故事
明明浪费光阴的教训不知道吸收过多少次了
可是还是不想面对
想逃避
想玩
对待情感也渐渐变成了一个敷衍没那么真情实感的人
大概是觉得再孤独也得不到吧
那些人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我身上的一些东西
例如热情
例如勇气
被欲望操控心甘情愿被俘虏的人生
和死亡有什么区别
我在害怕什么
总觉得自杀是一种哗众取宠的想法
像是小孩子想要吸引周围人的关注才会找到的说法
可我真的找不到别的方法
还是持之以恒吧
我尽力

暗恋

她喜欢那个男孩。

她想。

下班后已是半夜,那个男生走到后门,在崎岖的小巷靠着墙,熟练的从兜里抽出烟盒,拿出两根,一并点燃,一根放嘴里,另一根递给她。

她犹豫地接过,讪讪的望着男生想说什么,男生却摆摆手。

“以前没抽过?”男生望着她,带了几分意外。

“答应了一个朋友不抽烟的。”她耸耸肩。

随即抬头趁那个男生吞云吐雾的时候用痴迷的眼光偷偷凝视着他。

却在下一秒被抓个正着。

男生对她笑了笑。是称不上耀眼的笑容。

她赶紧低头,眼观鼻鼻观心。有些庆幸,又有点失望。

“你歌唱的很好听。”是及其真诚的夸奖。

“是,是吗?”她低着头没有回应男生的目光,挠了挠头,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脸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飞快涨红着。真丢脸啊。

所幸男生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异常,侧过脸吐烟圈圈。

她闻着那股让她不太舒服的味道,却没法下定决心要走掉。

即使什么话都想不出来。

即使是有些尴尬的沉默。

她后背靠在墙上,盯着自己的脚尖。

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即使不怎么有趣也没关系。

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她甘之如饴。

即使,这份心意只有自己明白。

她感受内心细腻的咬噬,是无法说出口的心意。

独特的,非凡的感觉,是和朋友在一起无法感受到的,是和兄弟们哈哈大笑的时候无法寄托的。

我喜欢你。

真的好想直接说出这句话。

可是以前一次又一次的打脸经历。

啧。

想起昨天电话里某个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大白痴——“那你就去表白啊!”

“在这里畏手畏脚像什么样子?”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她的小女生心情瞬间被这人扼杀在喉咙管。

去他妈的。

第一次看到这个男生,其实印象并不深刻。

其貌不扬的样子。

在大家打打闹闹推推搡搡的时候总是安静的站在一旁,露出一个恬淡的笑容。却又从来不会被排挤在外。

那份如玉的气质。

她发誓她再没在第二个人身上见过。

也许又是下意识把那个人神化掉了吧,虽然被某个大白痴嘲讽——“独特?他是没xx还是七头六臂?没见过这种人?你是来搞笑的吧?”

她一句我他妈又被扼杀在喉咙管里。

好吧好吧,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或者说,不完全。

第一次听说那个男生会抽烟的时候,她整个人愣在那里,那样温和的男生也会抽烟?

为什么?

这次她不跟那个大白痴倾诉了,说了她估计又会被堵的想哭说妈妈有人欺负我。

后来又是一次,和酒吧里的朋友一起开黑,开始了才发现他也在,却发现他也会爆粗口开黄色玩笑。

噢,所以说,什么恬淡,什么温润如玉都是错觉吧。

不过俗话说,如果你发现了一个人的缺点,你不喜欢他了,这个很正常,但是如果你发现他的缺点之后你还是喜欢他,那你完了,真完了。

思绪又被拉回喜欢上他的那一天。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喜欢上他,也就没那么多狗屁羞涩局促。

只是和他聊天,说些日常,都是很简单的话,她却发现自己笑的异样灿烂。

很久没有过的快乐。

结果好了,喜欢上了,然而关系又不怎么熟,于是就只能尴尬的偷偷摸摸的靠近。

对方这副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情商,搞得她很蛋疼。

要等多久,这个男生才会发现她喜欢他?

下辈子吧。

她脑子都能自动拼凑出某个白痴嘲讽的语气。

那就,表白?

她鼓足勇气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烟快抽完了,正蹙着眉神游。

她深吸一口气,虽然脑子里很清楚那个喊她表白的大白痴只是想看她笑话而已,不过……

如果能和他在一起,以某种名义,即使沉默,也没关系吧。

她想要靠近他。

“我——”

“铃铃铃——”

和铃声同时响起。

操。

男生看了她一眼,对她摆了一个等一下的手势,接起电话。

“嗯。”

“好。”

“我在后门。”

她恢复了望着脚尖的姿势。只是这次有些难堪。

毕竟耳边传来不清晰的甜蜜的女声,伴随着眼前人嘴边的淡淡笑意。

“你刚刚说什么?”挂了电话的男生望向她。

“没什么。”她摇摇头。指甲死命的扣着背后墙面的雪白。

然后是那个身姿娇小的女孩快步走过来,扑进她身边人的怀抱里。

她愈发尴尬,只能对男生做口型说我先走啦。

转过身却觉得羞愧。

她刚刚是哪来的自信认为他会有可能接受他?

回到家里果不其然被某个白痴嘲笑。

靠。

不过,还是,真的,好难过啊。

“我也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的。”
他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里背对着他坐在床边的女人。
“因为曾经有过一个可以陪伴我的人,和他在一起就仿佛在这个兵荒马乱的世界上找了一个可以携手共进退的盟友。”
女人低头看着自己放在床单上的手,是荒凉的悲伤,汹涌的萦绕在她周围。
“可是他走啦。走了以后呢。我就感觉特别特别的孤独。于是我大力的跑去拥抱那些其实并不怎么适合的人,我只是想用力的抓住什么,能让我逃避那种感觉的人。可是他们让我受伤,一次又一次。我才发现,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好的。”
“于是我就想静一静啦,等待那个合适的人出现。可是我还是很寂寞很寂寞啊,孤独致死的感觉。渐渐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交心。对朋友也渐渐关闭了内心。我总是选择倾听他们的烦恼,我觉得我的事没什么好说的。每天都是枯燥的生活,各种各样的琐事。没有羁绊的我,也没什么需要解决的感情问题。”
“可是我想念那种感觉,想念絮絮叨叨的给一个人发各种各样我觉得很有趣的东西,说我 随时随地的想法,又遇到什么人,谁谁谁真的好讨厌,谁谁谁又好厉害。不用担心收不到回应,不用害怕会被觉得烦和多余。”
“可是我得多幸运,才能再遇到一个这样的人啊。那样能让我真诚热爱的人。”
“可是我好累啊,对感情,对形形色色具有不同残缺的人。我累了,真的很累。”
他看着那个如烟花般寂寞的女子,想要走过去拥抱她。可是他已经有适合的另一半了。他不知道走过去拥抱她会发生什么,可是他知道他无法担任起那份责任。他也承担不起一个这样的灵魂。
于是他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曾经希望可以拍摄一个和你有关的片子
是校园里我们并肩行走过无数次的
空旷长长的走廊
远处在我的视线里模糊的你
在走廊的尽头
我在另一头 想要靠近你
从一开始的小步
到后面的大步大步用力的奔跑
跑到你的面前
还有一步的距离
只有一步的距离
我很累
弯下身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抬起头充满渴望的看着你
希望你能靠近我
走掉那一步的距离
可是你没有
我们僵持着
我真的很累很累 僵持着希望你可以走过来也让我感觉到深刻的疲惫
失望像潮水一样拥住了我
就一步的距离啊
只是一步的距离啊
我在心里无数次默念着
当我大力的跨过这剩下的九十九步时候
我认真的恳求
希望你可以跨过这小小的一步
可是你没有
从头至尾都没有
于是不知怎么回事
你又离我很远很远
我在渐渐往后退步
于是我发现
你也在退步
明明那是尽头啊
可是你还是一步一步的
离我越来越远
是我想要再靠近都做不到的距离
最后的最后的你
还是那样的模糊
模糊
直至消失
留下我